1. <progress id="opdpf"><bdo id="opdpf"><strong id="opdpf"></strong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opdpf"></progress>
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opdpf"><bdo id="opdpf"></bdo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A+ A-

            千年畫作解讀不同版本

            來源:濰坊晚報   發布時間:2022-09-19 16:05:00

            上圖一為《韓熙載夜宴圖》第四段“清吹”中的韓熙載,上圖二為第五段“送別”中的韓熙載。

            《韓熙載夜宴圖》第三段“休息”(局部)

            《韓熙載夜宴圖》(局部),床上的紅袍青年是新科狀元郎粲,彈琵琶的女子是教坊副使李家明的妹妹,李家明則在她左邊并扭頭望著她,聽得入神且一直關心她的彈奏手法。長案的兩端坐著太常博士陳致雍和門生紫薇郎朱銑,另有寵妓弱蘭和王屋山等。

             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《韓熙載夜宴圖》是我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,長335.5厘米,寬28.7厘米,為宋代摹本。此畫所繪內容分為五個段落,既相對獨立又相互聯系。其創作緣由有多種解釋,均從側面展示了南唐的歷史形勢。

              五段畫面構成連環畫相對獨立又相互聯系

              現代學者李松1979年將《韓熙載夜宴圖》所繪內容定為“聽樂”“觀舞”“休息”“清吹”和“送別”五段畫面,每段畫面以屏風相隔,不同畫面既相對獨立又相互聯系,構成一個較為完整的連環畫敘事,主人公韓熙載在每段中各出現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段“聽樂”,是韓熙載與眾賓客聽教坊副使李家明之妹彈奏琵琶的情景,賓主全神貫注,側耳傾聽,穿著紅衣的新科狀元郎粲與熙載坐在床榻上,其兄在旁;第二段“觀舞”,韓熙載親自擊鼓,身著藍衣的王屋山正跳《六幺》舞,打板者為李家明,熙載好友德明和尚亦在場,賓客們以贊賞的神色注視著韓熙載擊鼓的動作,陶醉在美妙的鼓聲、歌舞中;第三段“休息”,韓熙載和歌伎們坐在床上聊天,同時側身洗手;第四段“清吹”,韓熙載盤膝坐在椅子上,坦胸露肚,手搖團扇,聽歌伎們吹奏管樂,好像還在跟一個歌伎說話,五名歌伎坐在一排,參差婀娜,姿態各異,正在吹奏;第五段“送別”,曲終人散,夜宴結束,熙載一一送別賓客。

              創作緣由有各種說法多角度展現歷史形勢

              關于畫作緣由,有各種解讀,前文提到的歸納成“重用說”,還有“勸誡說”“避嫌說”,也有稱其為“諜報圖”的說法。

              《五代史補》指出,韓熙載晚年生活放縱,后主李煜知道后很生氣,但考慮到他的大臣身份,“不欲直指其過,因命待詔畫為圖以賜之,使其自愧,而(韓)熙載自知安然”。李煜本想借此圖來規勸韓熙載,希望他有所悔改,哪知熙載并不領情。

              陸游《南唐書》卷十二載:韓熙載跟親信密語他蓄歌伎的原因,“吾為此以自污,避入相爾。老矣,不能為千古笑端”。韓熙載之所以這樣做,就是為了搞爛自己的名聲,意在拒絕后主讓他當宰相的任命。熙載信佛,與好友德明經常一起聊天,關系非常融洽。德明曾問他為什么要拒絕當宰相,韓熙載說,中原對南唐一直虎視眈眈,一旦殺將過來,南唐的部隊投降都還來不及呢,抵御更是無從談起,所以說,南唐被滅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韓熙載是有政治觀察力的,他知道,后主時代的南唐已無法挽回頹勢,優柔寡斷的李煜絕非明主,沒有經天緯地之才,又沉迷于“一晌貪歡”,既便他當宰相,僅憑一人之力并不能改變什么,所以他沒有必要成為時代的笑柄、南唐的背鍋者。如此,同時可避免朝中太過顯眼,招來殺身之禍。

              韓熙載有此觀點是因為有前車之鑒。南唐潘佑與韓熙載一樣,有才華、有政治理想,他八次上書,痛斥朝中那些尸位素餐之人,最終把矛頭指向任用此等人的李煜,因惹惱李煜,招來殺身之禍,后自縊而亡,其好友李平也因此自縊。潘、李二人之死,讓韓熙載對南唐不再抱任何希望,也不想搭上性命。壯志既已難酬,不如干脆激流勇退,從此不問政事,終日與歌伎飲酒歌舞,吃喝玩樂。

              另有記載:李煜即位后,有人向他舉報稱,韓熙載每晚召集許多大臣在家里聚會,有結黨營私的企圖。王士禛、鄭方坤《五代詩話》卷三引《緗素雜記》云:“后主即位,頗疑北人,鴆死者多。而熙載且懼,愈肆情坦率,不遵禮法,破其財貨,售集妓樂,迨數百人,日與荒樂,蔑家人之法,所受月俸,至即散為妓女所有,而熙載不能制之,以為喜。”李煜對南遷士人本心存疑慮,這番舉報更加重了他的疑心,不落實是坐不安穩的,所以讓畫師去畫。有觀點據此將《韓熙載夜宴圖》稱為“諜報圖”。韓熙載表面上過著“荒淫腐朽”的生活,實則是為避禍端而縱情嬉戲,目的是讓李煜不要猜疑他別有所圖,以求自保。

              藝術水準評價極高歌舞背后難掩危機

              其實無論這幅《韓熙載夜宴圖》出于什么目的而作,總之其藝術水準至今看來都是極高的,千年以來,大凡收錄此畫的各書都對它高度評價。這幅畫作將南唐士大夫們的生活常態展露無遺,將韓熙載身在酒色中卻難掩內心巨大痛苦的心理描摩得十分傳神,失意、郁郁寡歡的復雜性格躍然紙上。

              表面的歌舞升平,難掩南唐社會面臨的深刻危機,夜里的歌舞夜宴,無法消解韓熙載的悲苦難言。南唐“四十年來家國,三千里地河山”,都在這幅超出個人情感的畫作中,濃縮成一句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”的哀嘆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鏈接

              張大千五百兩黃金購畫

              《韓熙載夜宴圖》是畫中精品,能歷經千年流轉實屬不易。據清《石渠寶笈》記載:該畫本入清后曾歸藏清廷御書房,并鈐有若干方鑒藏印。前則有乾隆皇帝一段題記,并存有南宋時的行書殘缺題語。1921年,末代皇帝溥儀將此畫帶至長春偽滿宮中,后輾轉流落到北京玉池山房。

              1945年,張大千從一位古玩商那里得知此畫就在玉池山房,迫不及待地想要買下來,托朋友一起看畫后,當即決定要買,并商定價格為黃金500兩。500兩黃金,在當時能買下一座王府,而張大千也正張羅著要買前清王府,“房子以后還有,而此圖一縱即失,永不再返。”張大千最終放棄買房,第二天便籌足500兩黃金,交付玉池山房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這幅畫作一直被張大千帶在身邊,直到1951年,被故宮博物院永久收藏。

              1990年12月,郵電部發行《韓熙載夜宴圖》特種郵票一套5枚。同時,濰坊市郵票公司設計發行“韓熙載籍濰坊”紀念封一套5枚和郵戳1枚,配合發行。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邢敏

            黑人尾随人妻入室强奷
      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opdpf"><bdo id="opdpf"><strong id="opdpf"></strong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opdpf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opdpf"><bdo id="opdpf"></bdo></progress>